学生分享

Sharing

牛津与剑桥的游与学

袁铮 2018年9月13日

436 

 牛津大学

暑期参加了Oxford&Cambridge Summer Program,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出国经历,同样可以说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二十天。

   对于牛津和剑桥大学,我将分别对在此的游与学进行报告。

   ·学在牛津

  在剑桥待了一两天,作为Group B的我们便去了牛津的Pembroke College,第一节课便十分有趣,讲的市场经济,最有趣的环节便是最后的实践环节,我们被分为四组,手中有不同数量的钱和不同种类的股票,要通过每一轮所得到的信息进行交易,最后算得盈亏,老师用简单并充满趣味的实践环节便让我们掌握了证券交易的方式。

  对于lecture,我们学习了牛津的发展历史以及英语的发展历史,还有一位发型飘逸的教授为我们讲了西方哲学。在最后的提问环节,我问教授是否认可马克思主义哲学,因为在中国我们学习哲学必须接受唯物主义这个前提。教授说他赞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容,但是自由的学术思想同样重要。我想对于学术来说,要有北大校长蔡元培那样“思想自由,兼容并包”的胸襟。

  更令我惊喜的是我们的任课教师Clare,她是一位风趣而有内涵的女士,为了方便老师们记忆姓名,我们都报了自己的姓名,当她问我为什么叫waller的时候,我刚回道“Because I admire a jazz musician..”她便插道“Oh!Fats Waller!You like jazz!”Fats Waller在国内知道的人寥寥无几,而Clare在报出他名字的时候,我顿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。让人感动的是,她还边放着Waller的歌曲边上课,这种可爱的行为无法不让我沉浸在她的课程之中,无论是English Famous People还是English Accent或是Shakespeare Drama,我都尽力做到积极,甚至我还上去表演了一段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片段。同样她的presentation课程也比较有趣,她教我们绘画思维导图,让我们小组讨论,打破课堂桌椅的束缚,切实,(不受所坐位置的约束,自由组合,)我感受到英式教育的魅力。

  最重要的便是presentation了,(presentation是学习中最重要的环节)最后我们要创建一个有利于牛津本地的项目,我们想到的是牛津没有网吧,结合英国流的行pub文化,于是我们就要开一家net pub,类似于国内的网咖。在分好工以后便各自准备了,我负责开头的flash video制作以及网吧硬件水平的介绍,虽然最后小组时间有限,我没有完全讲完自己的内容就结束了,但是开头的创意视频却赢得了全场的掌声,这足以证明我们的优秀了。

   ·玩在牛津

  牛津虽然是个小城,玩的可要比剑桥多得多。首屈一指(最具特色)的就是那里的pub,一但下了晚课,我们便去市中心的各种pub,尝尝英国当地的新鲜啤酒,五彩缤纷的鸡尾酒,醇厚的威士忌,或是来自欧洲的优质葡萄酒。让我印象最深的两个pub都与jazz有关,一家叫做sandy’s的地下pub,有一位歌手现场钢琴弹唱,还可以点歌,每天都有不同风格的歌手进行演奏,第一天去还是一位可爱的大叔,第二天就变成一位优雅而深情的绅士了。另一家叫做the bear,只有周二有live jazz,不巧,周二正是presentation的日子,于是,结束了presentation以后我们加快步伐去了the bear,与sandy’s截然不同,这里没有歌手,而是几个风烛残年的老人(几位老人),演奏着爵士乐器,吉他、小号、手拨大提琴以及一个很像搓衣板的乐器,组成一首即兴的爵士乐,这个感觉,与sandy’s所唱的已经创作的爵士乐截然不同,乐器的合奏是最原始最即兴的,老人在演奏中忘情地咿呀,虽然不成词句,听起来却很舒服。不巧,我们到酒吧已经十一点,几位老先生即兴演奏了两首便收拾东西离去,我们便上去攀谈,大提琴先生说,他的提琴三十年了,那位拿着“搓衣板”乐器的老人说,他的这个乐器made in China,也得有一百年的历史了。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小号老头,因为最伟大的黑人爵士乐家Louis Amstrong最擅长小号,我们便问他是否喜欢Louis,他很激动地说当然!他的车里一直都放的是Louis的歌。我再一次感动了,便扬起酒杯,小号老头说“cheers for Louis!”其实,我们更应该该(去掉)cheers for you。

   除了pub之外,我还很喜欢的一个地方是学院一出门的Thames River,此Thames正是彼Thames(就是那个世界闻名的Thames),从这里划船可以到伦敦,不过这条Thames并没有多宽阔,也没有多幽深,学院门口的一座铁架桥是去市中心最便捷的通道,河上飘着的有鸭子舰队、几只孤傲的白鹅还有许许多多散着的叫不上名字的水鸟。河上的小动物不怕人,经常走到岸边来散步,或是去草坪觅食,十分悠闲,如果我站在岸边休息,“舰队群”会凫水过来乞食。有一次深夜买了两盒chips没有吃完,于是就一根一根地抛向水中,一时间,鸭子、大白鹅打作一团,为了吃食绝不撒嘴。来到河边,便有一派妙趣,来到河边,可以拂去学习与工作的疲惫,来到河边,就意味着,你回到学院了,你回家了。

   牛津,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古城,它的博物馆当然相比于其它博物馆突出许多(更具历史特色),The Ashmolean Museum必然是我们的第一选择,这也是我们来到英国逛的第一个博物馆,英国的博物馆与中国大不相同,我们有深厚的文化,因此我们的博物馆全部是中国古代文物,而这所博物馆却涵盖了世界各地的文物,欧洲的拜占庭、古希腊、古罗马以及中世纪的西欧法兰克王国,非洲的古埃及,亚洲的中国古代以及中东波斯王国等等,让人眼花缭乱,无论从哪里逛起都十分值得。在逛到中国厅以后,几个老太太看着春秋战国时期的铲形币,惊叹怎么还有这样的钱币,我刚好想起老师在课上给我们所讲的钱币知识,便鼓起勇气为老太太们解释这个时代的钱为什么是这样,不同地区的差异,一开口便发现我贫瘠的词汇量并不能支撑起我这段演讲,于是加上手语(肢体语言),又拉了一个同学帮我翻译,尽管这样,还是不尽人意,许多想表达的无法表达出来,而老人们听得却十分认真,并没有一点不耐心,在她们的感谢声中我完成了一次令人尴尬的演讲,她们走后我才发现我早已满头大汗。后来我在上楼以后,发现了与我同专业的牛津领队Caren在给一些同学讲十字军东征,我便加入他们的话题,从十字军东征聊到拜占庭圣像破坏运动,从中世纪石刻聊到唐三彩,总之,在博物馆里,我总能如鱼得水。

   ·学在剑桥

   在剑桥的学习,同样是充满趣味的,我们的任课教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叫Joe的老头,以及一个叫做Rick的帅气中年大叔。相比于牛津的课程,剑桥的课程可能比较无聊(专业性更强),主要是围绕学习英语以及经济进行授课,但是同样也(去掉)有几节课令人印象深刻,比如一节经济课上,Joe让六个志愿者出去分成两派,分别作为骗子与诚实的人对教室内的同学进行游说,同学们在教室内竞价拍卖,以此告诉大家,交易中中介的重要性,还有一节课模拟了面试场景,老师为每位同学发一张身份卡,按照卡片上身份的特征来参与面试。

一晚我和赵轩翊在学院的长椅上喝酒,老Joe经过了我们的长椅,赵轩翊对他讲了一句“Hello,teacher!”Joe便走到他的旁边坐下,用很慢的语速解释道,英国称呼老师并不能叫teacher,可以直呼姓名或者在男老师姓名前加上Mr,老师们对我们的教育并不止于课堂,甚至还有这样的喝酒的场合。

·玩在剑桥

剑桥相比于牛津,要小许多,因此真正玩的地方并不多,市中心学院比较密集,以亨利八世建造的King’s College最为出名,学院的大教堂,内部装饰华丽,高耸的穹顶令人震撼。城内建筑多为古典建筑,让人仿佛置身于中世纪的小城,只有穿插路边的霓虹招牌才能把自己拉回现实。

如果说在剑桥最该做的事情,我觉得非punting莫属了,一个帅气的小哥,撑着古典的小船,两侧是整齐的草坪或是典雅的建筑,头上穿过一座座古老的石桥,与桥上的绅士摆手打招呼,河上小鸭子闲适地漂着,如果手作喂食状并撮起嘴吧发出啧啧啧的声音,小鸭子会对你前行的小船奋力追赶,直到精疲力竭。

剑桥有一个The Fitzwilliam Museum,是这座城中规模比较大的艺术品与文物博物馆,由于事先没有做好功课,我们先上了全部是艺术品书画的二楼,这里的艺术品基本上都是十八世纪以前的内容,从现实主义到抽象主义再到现代主义都有,虽然看不懂,但却可以大概看出绘画风格与表现的内容,最令人惊喜的是看到了三幅毕加索的绘画,一幅是人像画,两幅是画的桌子上的苹果、水杯还有碗。大致逛完二楼以后,就到了闭馆的时间了,这时候我

暑期参加了Oxford&Cambridge Summer Program,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出国经历,同样可以说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二十天。

   对于牛津和剑桥大学,我将分别对在此的游与学进行报告。

   ·学在牛津

  在剑桥待了一两天,作为Group B的我们便去了牛津的Pembroke College,第一节课便十分有趣,讲的市场经济,最有趣的环节便是最后的实践环节,我们被分为四组,手中有不同数量的钱和不同种类的股票,要通过每一轮所得到的信息进行交易,最后算得盈亏,老师用简单并充满趣味的实践环节便让我们掌握了证券交易的方式。

  对于lecture,我们学习了牛津的发展历史以及英语的发展历史,还有一位发型飘逸的教授为我们讲了西方哲学。在最后的提问环节,我问教授是否认可马克思主义哲学,因为在中国我们学习哲学必须接受唯物主义这个前提。教授说他赞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容,但是自由的学术思想同样重要。我想对于学术来说,要有北大校长蔡元培那样“思想自由,兼容并包”的胸襟。

  更令我惊喜的是我们的任课教师Clare,她是一位风趣而有内涵的女士,为了方便老师们记忆姓名,我们都报了自己的姓名,当她问我为什么叫waller的时候,我刚回道“Because I admire a jazz musician..”她便插道“Oh!Fats Waller!You like jazz!”Fats Waller在国内知道的人寥寥无几,而Clare在报出他名字的时候,我顿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。让人感动的是,她还边放着Waller的歌曲边上课,这种可爱的行为无法不让我沉浸在她的课程之中,无论是English Famous People还是English Accent或是Shakespeare Drama,我都尽力做到积极,甚至我还上去表演了一段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片段。同样她的presentation课程也比较有趣,她教我们绘画思维导图,让我们小组讨论,打破课堂桌椅的束缚,切实,(不受所坐位置的约束,自由组合,)我感受到英式教育的魅力。

  最重要的便是presentation了,(presentation是学习中最重要的环节)最后我们要创建一个有利于牛津本地的项目,我们想到的是牛津没有网吧,结合英国流的行pub文化,于是我们就要开一家net pub,类似于国内的网咖。在分好工以后便各自准备了,我负责开头的flash video制作以及网吧硬件水平的介绍,虽然最后小组时间有限,我没有完全讲完自己的内容就结束了,但是开头的创意视频却赢得了全场的掌声,这足以证明我们的优秀了。

   ·玩在牛津

  牛津虽然是个小城,玩的可要比剑桥多得多。首屈一指(最具特色)的就是那里的pub,一但下了晚课,我们便去市中心的各种pub,尝尝英国当地的新鲜啤酒,五彩缤纷的鸡尾酒,醇厚的威士忌,或是来自欧洲的优质葡萄酒。让我印象最深的两个pub都与jazz有关,一家叫做sandy’s的地下pub,有一位歌手现场钢琴弹唱,还可以点歌,每天都有不同风格的歌手进行演奏,第一天去还是一位可爱的大叔,第二天就变成一位优雅而深情的绅士了。另一家叫做the bear,只有周二有live jazz,不巧,周二正是presentation的日子,于是,结束了presentation以后我们加快步伐去了the bear,与sandy’s截然不同,这里没有歌手,而是几个风烛残年的老人(几位老人),演奏着爵士乐器,吉他、小号、手拨大提琴以及一个很像搓衣板的乐器,组成一首即兴的爵士乐,这个感觉,与sandy’s所唱的已经创作的爵士乐截然不同,乐器的合奏是最原始最即兴的,老人在演奏中忘情地咿呀,虽然不成词句,听起来却很舒服。不巧,我们到酒吧已经十一点,几位老先生即兴演奏了两首便收拾东西离去,我们便上去攀谈,大提琴先生说,他的提琴三十年了,那位拿着“搓衣板”乐器的老人说,他的这个乐器made in China,也得有一百年的历史了。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小号老头,因为最伟大的黑人爵士乐家Louis Amstrong最擅长小号,我们便问他是否喜欢Louis,他很激动地说当然!他的车里一直都放的是Louis的歌。我再一次感动了,便扬起酒杯,小号老头说“cheers for Louis!”其实,我们更应该该(去掉)cheers for you。

   除了pub之外,我还很喜欢的一个地方是学院一出门的Thames River,此Thames正是彼Thames(就是那个世界闻名的Thames),从这里划船可以到伦敦,不过这条Thames并没有多宽阔,也没有多幽深,学院门口的一座铁架桥是去市中心最便捷的通道,河上飘着的有鸭子舰队、几只孤傲的白鹅还有许许多多散着的叫不上名字的水鸟。河上的小动物不怕人,经常走到岸边来散步,或是去草坪觅食,十分悠闲,如果我站在岸边休息,“舰队群”会凫水过来乞食。有一次深夜买了两盒chips没有吃完,于是就一根一根地抛向水中,一时间,鸭子、大白鹅打作一团,为了吃食绝不撒嘴。来到河边,便有一派妙趣,来到河边,可以拂去学习与工作的疲惫,来到河边,就意味着,你回到学院了,你回家了。

   牛津,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古城,它的博物馆当然相比于其它博物馆突出许多(更具历史特色),The Ashmolean Museum必然是我们的第一选择,这也是我们来到英国逛的第一个博物馆,英国的博物馆与中国大不相同,我们有深厚的文化,因此我们的博物馆全部是中国古代文物,而这所博物馆却涵盖了世界各地的文物,欧洲的拜占庭、古希腊、古罗马以及中世纪的西欧法兰克王国,非洲的古埃及,亚洲的中国古代以及中东波斯王国等等,让人眼花缭乱,无论从哪里逛起都十分值得。在逛到中国厅以后,几个老太太看着春秋战国时期的铲形币,惊叹怎么还有这样的钱币,我刚好想起老师在课上给我们所讲的钱币知识,便鼓起勇气为老太太们解释这个时代的钱为什么是这样,不同地区的差异,一开口便发现我贫瘠的词汇量并不能支撑起我这段演讲,于是加上手语(肢体语言),又拉了一个同学帮我翻译,尽管这样,还是不尽人意,许多想表达的无法表达出来,而老人们听得却十分认真,并没有一点不耐心,在她们的感谢声中我完成了一次令人尴尬的演讲,她们走后我才发现我早已满头大汗。后来我在上楼以后,发现了与我同专业的牛津领队Caren在给一些同学讲十字军东征,我便加入他们的话题,从十字军东征聊到拜占庭圣像破坏运动,从中世纪石刻聊到唐三彩,总之,在博物馆里,我总能如鱼得水。

   ·学在剑桥

   在剑桥的学习,同样是充满趣味的,我们的任课教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叫Joe的老头,以及一个叫做Rick的帅气中年大叔。相比于牛津的课程,剑桥的课程可能比较无聊(专业性更强),主要是围绕学习英语以及经济进行授课,但是同样也(去掉)有几节课令人印象深刻,比如一节经济课上,Joe让六个志愿者出去分成两派,分别作为骗子与诚实的人对教室内的同学进行游说,同学们在教室内竞价拍卖,以此告诉大家,交易中中介的重要性,还有一节课模拟了面试场景,老师为每位同学发一张身份卡,按照卡片上身份的特征来参与面试。

一晚我和赵轩翊在学院的长椅上喝酒,老Joe经过了我们的长椅,赵轩翊对他讲了一句“Hello,teacher!”Joe便走到他的旁边坐下,用很慢的语速解释道,英国称呼老师并不能叫teacher,可以直呼姓名或者在男老师姓名前加上Mr,老师们对我们的教育并不止于课堂,甚至还有这样的喝酒的场合。

·玩在剑桥

剑桥相比于牛津,要小许多,因此真正玩的地方并不多,市中心学院比较密集,以亨利八世建造的King’s College最为出名,学院的大教堂,内部装饰华丽,高耸的穹顶令人震撼。城内建筑多为古典建筑,让人仿佛置身于中世纪的小城,只有穿插路边的霓虹招牌才能把自己拉回现实。

如果说在剑桥最该做的事情,我觉得非punting莫属了,一个帅气的小哥,撑着古典的小船,两侧是整齐的草坪或是典雅的建筑,头上穿过一座座古老的石桥,与桥上的绅士摆手打招呼,河上小鸭子闲适地漂着,如果手作喂食状并撮起嘴吧发出啧啧啧的声音,小鸭子会对你前行的小船奋力追赶,直到精疲力竭。

剑桥有一个The Fitzwilliam Museum,是这座城中规模比较大的艺术品与文物博物馆,由于事先没有做好功课,我们先上了全部是艺术品书画的二楼,这里的艺术品基本上都是十八世纪以前的内容,从现实主义到抽象主义再到现代主义都有,虽然看不懂,但却可以大概看出绘画风格与表现的内容,最令人惊喜的是看到了三幅毕加索的绘画,一幅是人像画,两幅是画的桌子上的苹果、水杯还有碗。大致逛完二楼以后,就到了闭馆的时间了,这时候我们才发现一楼才是真正展出文物的展馆,在二楼走马观花了那么久,来到一楼的我们望馆兴叹,只能遗憾地离去。

从学院到市中心大概要步行十五分钟,从学院后门直走沿着一条小路走到头便能到达,这段小路两侧是一所所低矮的小别墅,在其中一侧,有一座小山包,可能是多数赶路去市中心的人所忽略的。虽然说是小山包,但它只有三层楼那么高,登上几级环形的台阶就到了顶,而仅仅这三层楼的高度,却能让我们一睹整个剑桥小镇的风采。视野可以开阔到地平线。在Cambridge待的最后一个白天,那天我们在天亮前就悄悄爬起,穿过一栋栋小楼,爬到小山包上等待日出,渐渐地,东边的天空被染成红色,穿过树杈照射到山顶,半颗鸭蛋黄浮上地平线,短短的几秒过后,红色渐渐散去,太阳隐于云间,变成了金色,天亮了,也意味着我们该走了。

们才发现一楼才是真正展出文物的展馆,在二楼走马观花了那么久,来到一楼的我们望馆兴叹,只能遗憾地离去。

从学院到市中心大概要步行十五分钟,从学院后门直走沿着一条小路走到头便能到达,这段小路两侧是一所所低矮的小别墅,在其中一侧,有一座小山包,可能是多数赶路去市中心的人所忽略的。虽然说是小山包,但它只有三层楼那么高,登上几级环形的台阶就到了顶,而仅仅这三层楼的高度,却能让我们一睹整个剑桥小镇的风采。视野可以开阔到地平线。在Cambridge待的最后一个白天,那天我们在天亮前就悄悄爬起,穿过一栋栋小楼,爬到小山包上等待日出,渐渐地,东边的天空被染成红色,穿过树杈照射到山顶,半颗鸭蛋黄浮上地平线,短短的几秒过后,红色渐渐散去,太阳隐于云间,变成了金色,天亮了,也意味着我们该走了。

曲阜校区:曲阜市静轩西路57号  | 日照校区:日照市烟台北路80号